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重要新聞 > 社會聚焦 > >>

不老神藥:真逆齡還是智商稅

新華網 2020-09-27 09:25 點擊:

     ?在國外以膳食補充劑亮相的NMN產品,其安全性是得到確認的,至于功效有沒有,由企業自己負責,相關部門不對其功效進行審批

  ?NMN產品銷售人員所說的“合成成本高”并不屬實,其零售的高價格包含較高利潤

  ?NMN產品“出海鍍金”不但能規避國內法律約束,同時還可搖身一變,化身進口高檔保健品,利用國人迷信洋品牌的心理,賣出高價

  “撥慢生命時鐘”“不老不是夢”“延年益壽,返老還童”……最近,此類誘人宣傳頻頻出現在一些大型電商平臺宣稱不老神藥的廣告中,吸引不少消費者購買。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所謂不老神藥的長壽效果,并未經過權威科學驗證。特別是其產品原料價格低廉,只是經過一輪鍍金——在海外工廠加工后轉銷國內,有的竟賣出上百倍高價。

  誰讓“不老神藥”如此瘋狂?

“保健品控” 徐駿圖/本刊

  “不老神藥”功效不明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生產經營“不老藥”的企業超過450家,其中近三成成立于2018年后。

  另據記者了解,當下最受資本追捧的“不老藥”企業,其主營業務是飼料添加劑,只是通過大量收購或參股海外保健品公司,才實現了從飼料行業到“不老仙丹”概念股的華麗轉身。

  相關企業的快速誕生和聚集,與近年對“不老藥”概念的炒作,以及“不老藥”成為市場新寵息息相關。

  在淘寶網一個網絡直播間里,記者看到,一名網絡主播正在介紹一款上市不久的β-煙酰胺單核苷酸產品(下稱NMN產品)。該主播頻頻稱這款產品“抗衰老”“對人體無毒副作用”,還表示NMN是人體中合成NAD+(一種通過提升DNA損傷修復能力來抑制衰老的輔酶)的前體,其功能可通過NAD+體現,是能夠延緩衰老的不老神藥。

  記者在多個電商平臺搜索NMN發現,不少產品介紹直接打出“放緩歲月,守護青春容顏”“延年益壽,返老還童”等宣傳語。其中一些產品的詳情頁在“保健功效”中寫道:產品具有修復DNA、預防老年癡呆、提升視力聽力、穩定三高、軟化暢通心腦血管等功效。另有一些相關產品更聲稱可降低患癌風險。

  據了解,這些所謂不老神藥售價在900元到3000元不等,且成交量可觀。某網購平臺銷量排行顯示,排在第一位的NMN產品售價990元,月銷量3678瓶,店鋪被14.5萬人圈粉。搜索量排名第一的某NMN產品,每瓶單價1500元左右(30粒,可供服用15天),銷售頁面顯示斷貨,當前預訂量超過1萬件。

  記者采訪獲悉,目前大部分NMN產品的“長壽”理論均來自美國、日本等國學者發表的論文,有效性科學依據主要局限于動物實驗。比如,多數商家在產品宣傳網頁展示稱,2013年一位外國學者對小白鼠的NMN實驗顯示,小白鼠各項生理指標呈年輕化,老齡白鼠延長10%至20%壽命。

  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負責人史立臣告訴記者,動物實驗并不能表明該產品對人體有功效。在我國,如果要證明藥品對人體的功效,一要做獨立病理實驗,二要做動物實驗,三要在新藥上市前進行人體Ⅰ期、Ⅱ期、Ⅲ期臨床試驗。

  記者在國家藥監局藥品審評中心的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平臺檢索,并未發現任何與NMN相關的試驗登記。

  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丁勝認為,目前并無人體試驗證據證明服用NMN可起到延緩衰老的作用,反之,盲目服用所謂的不老神藥代替藥品,還可能延誤治療,造成健康風險。

  顯然,偽裝成藥、許諾療效的“不老神藥”并不是藥品。那么,它們是不是我國相關機構認證的保健食品,具有一定的保健功效呢?

  記者采訪獲悉,“不老神藥”宣傳的功效也不在我國認可的27類保健品功效中。

  事實上,這些打著“延緩衰老”“逆齡”等旗號的NMN產品,多數只是美國FDA等認證的膳食補充劑。

  膳食補充劑和保健食品均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也都不是藥品。它們只是通過補充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維生素、礦物質的食品,來調節特定人群機體功能。

  國外對膳食補充劑的管理也比較寬松。以美國為例,中國保健協會市場工委秘書長王大宏說,美國FDA只對膳食補充劑產品的安全負責,所以NMN的安全性是得到確認的。至于功效有沒有,這是由企業自己去負責的,相關部門不對其功效進行審批。

  成本幾十 售價上千

  一位網絡平臺客服告訴記者,他們網店在售的一款月銷量超過2000瓶的NMN產品(每瓶70粒,售價2980元),“正常情況下,7到15天就能看到療效,一個療程至少需要服用3瓶。”

  這意味著,服用一個療程需花費8940元。

  多位NMN產品銷售人員稱,“不老神藥”價格高昂在于其合成成本較高。記者追問合成成本具體包括什么時,銷售人員表示,主要是指保證產品中NMN純度達到99%以上的技術,以及為了提高產品吸收效率,采用生物酶法工藝,復合添加高純度白藜蘆醇等。

  多位藥學專業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國內化工企業已可用極低成本生產NMN原料。記者在幾大采購批發平臺查詢其核心原料價格發現,NMN比較便宜的采購價為每公斤1000元左右,即每克約為1元。那么,如按某NMN產品標注的每2粒中NMN含量0.32克計算,一瓶60粒的NMN產品其成本僅約10元。如將白藜蘆醇等輔助原料計算在內,一瓶“不老神藥”的原料成本也僅為幾十元。

  在史立臣等業內人士看來,作為一種容易獲得的化工原料,NMN的提純成本也并不高,企業的主要成本是營銷、宣傳費用。

  長期銷售境外保健品的山東某跨境電商平臺負責人張凱瑞直言,NMN產品銷售人員所說的“合成成本高”并不屬實,其零售的高價格包含較高利潤。“不少來自美國、日本、澳洲的多個NMN品牌都在招聘國內代理,月銷售50瓶即可以500元一瓶的價格拿貨,月銷售80瓶的拿貨價是450元,而其單瓶零售價在2200元。”張凱瑞說。

  出海鍍金 繞過監管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國內所有NMN產品均通過跨境電商等渠道在線上銷售。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說,我國對保健食品有嚴格的準入門檻。法律規定,使用保健食品原料目錄以外原料的保健食品和首次進口的保健食品,應當經國務院市場監管監督管理部門注冊。

  史立臣表示,NMN屬添加到保健食品的新原料,要想在國內獲批上市必須經過臨床試驗,目前我國并無NMN產品正式獲批上市。

  一位NMN產品代理商說,根據我國現有政策,境外獲得膳食補充劑的產品備案后,便可通過跨境電商的形式進入國內市場。

  于是為繞過監管,企業通常會把NMN作為原料出口到國外,加工包裝成保健品后,再將成品進口到國內。

  如此一來,NMN產品“出海鍍金”不但能規避國內法律約束,同時還可搖身一變,化身進口高檔保健品,利用國人迷信洋品牌的心理,賣出高價。

  另據了解,也有小部分商家在國內直接把NMN原料灌裝到膠囊中銷售。

  業內人士介紹,市面上的NMN產品主要是膠囊或粉劑,從原料到成品幾乎不需要加工,同時由于技術和生產門檻很低,缺乏質量標準,廠家還省去了穩定性檢測的費用。這相當于向消費者承諾了保健品的效果,卻直接銷售無質量保證的化工原料,具有健康安全風險。

  北京工商大學商業經濟研究所所長洪濤表示,針對“不老神藥”利用跨境電商相關政策躲避監管的問題,一方面,監管部門要針對電商平臺特點,從傳統監管方式向網絡監管、實效監管轉變;另一方面,電商平臺要對相關產品負起監管責任,尤其要加強廣告宣傳和質量、安全性等的審查,保護消費者權益。

  山東日中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冠汶更直言,保健食品的廣告內容必須真實,應以行政主管部門核準的保健功能為準,不得涉及疾病預防、治療功能。從這個意義上說,“‘不老神藥’的廣告已經涉嫌過度或虛假宣傳。”

瀏覽: 責編:陳輝 編審:史帥 終審:汪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