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漯河新聞 > 品味書香 > >>

你用“耳朵”閱讀了嗎?

新華日報 2020-09-14 16:42 點擊: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今天,你用何種方式閱讀?

 

  移動互聯網時代,人們的閱讀方式正在發生著改變和重構。從紙質閱讀到電子書閱讀,再到手機里的聽書App,伴隨著文學傳播媒介的更迭,在傳統閱讀之余,用耳朵代替眼睛去閱讀,已然成為一種新的讀書“姿態”。

 

  有一個數據可以作為佐證: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顯示,2019年我國國民有聲閱讀呈快速增長,三成以上(31.2%)的國民有聽書習慣。

 

  聽書,正在全社會掀起一場閱讀新革命。

 

  從讀到聽,聽書成為閱讀新風尚

 

  打開聽書App,戴上耳機,隨著涌動的人流擠進地鐵,這成為了90后張悅通勤路上的新習慣。

 

  自大學時代起,張悅就堅持每天讀書一小時,可工作后,日益繁忙的生活讓他幾乎沒有時間翻開書本去閱讀,于是,每天40分鐘的上下班路上,成為了他的“充電”時間。原先,張悅會拿著手機翻看電子書,可早晚高峰的地鐵里人潮擁擠,在狹小的空間里舉著手機閱讀,體驗感實在不佳。于是,張悅選擇了聽書,“我覺得語言比單純的文字更具感染力,一些優秀作品用聲音演繹出來,會讓書中的人物鮮活起來,更能讓讀者置身其中。”張悅喜歡歷史,這段時間,他已經聽完了《明朝那些事兒》《這里曾經是漢朝》《話說宋朝》等一系列長篇歷史小說。

 

  和張悅一樣,隨著互聯技術的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成為了“聽書”一族。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蜻蜓FM、喜馬拉雅、樊登讀書等App紛紛通過贈送VIP會員或免費資源等方式向宅家的用戶送福利,吸引了更多人加入“聽書”隊伍。據喜馬拉雅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其有聲閱讀人數比去年同期增長63%,總收聽時長更是增長了近100%。喜馬拉雅平臺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有聲書是喜馬拉雅平臺上最熱門的收聽類型之一,活躍用戶每天的聽書時長能達到3個小時,高頻用戶一年聽書15本以上。而另外一款“懶人聽書”App數據同樣驚人,其平臺用戶量增長迅猛,目前已突破4.3億。

 

  聽書為什么會這么流行?在很多閱讀愛好者眼中,方便快捷、輕松愉快、解放雙眼是選擇聽書的最重要原因。無論是在乘坐交通工具的路上,或是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又或者是躺在床上放松一下疲憊的身體準備入睡之時,聽書都能讓你隨時隨地實現閱讀的愿望。喜馬拉雅創始人兼聯席CEO余建軍的觀點是:“音頻的伴隨性、多場景共存等特性,能夠很好地滿足新時代用戶獲取信息的習慣。”

 

  “去年我一共聽了22本書。”在媒體做編輯工作的張女士,總愛一邊干家務一邊聽財經方面的書籍,她說,現代人每天的工作都是對著電腦,眼睛和頸椎都非常疲勞,休息的時候再也提不起興趣去好好讀書了,“所以這個時候換耳朵上場,感覺特別放松,干起活來一點也不枯燥。”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人們很難有大量的時間去靜心讀書,但與此同時,世界變化之快讓人們對知識的需求不斷增長,這種情況之下,“聽書”作為一種低門檻的學習方式,在快節奏的生活與學習之間找到了“平衡點” ,滿足了人們想要閱讀的需求。

 

  聽書與傳統書籍正在走向融合

 

  聽書火爆,迎來了有聲讀物平臺爆發式增長,咪咕、蜻蜓、考拉、荔枝、喜馬拉雅FM、樊登讀書、懶人聽書等App如雨后春筍般破土而出。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國內約有200多家聽書網站,不少手機新聞客戶端、微信圖書、QQ閱讀等也紛紛推出了“聽書”“聽報”功能,而一些只以文字和圖片推送為主的微信公眾號,也紛紛加入了語音推送功能,頗受用戶歡迎。

 

  梳理目前市面上的聽書軟件,大體可分為兩類:一種是朗讀式,即朗讀者直接把書上的文字轉化為聲音,完成對文學作品的有聲化制作;另一種是說書式和解讀式,即是將書本內容進行拆解和提煉,把其中的精髓和要義講解給聽眾,例如羅輯思維、樊登讀書等。

 

  幾個月前,公務員孟女士購買了“懶人聽書”一年的會員,成為了其億萬用戶之一。這段時間以來,她陸續聽完了《紅樓夢》《百年孤獨》等“大部頭”著作,“坦白地說,這類書對我而言,是很難直接看下去的,但說書的老師講得很有趣,把一些艱深的文字說得通俗易懂,幫助我理解,一本書不知不覺就聽完了。”

 

  事實上,聽書也正在和傳統紙質書進行融合。不少出版社通過為紙質書加上聽書平臺的二維碼,與聽書平臺方進行授權合作,建設獨立有聲讀物平臺等多種模式開拓聽書市場。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大概60%的書都有同步推出的“有聲書”,據人民文學出版社數字出版與科技部主任趙晨介紹,人民文學出版社一直重視新技術、新模式的探索應用。2014年已開始嘗試紙書、有聲書聯合推廣,錄制了“名著名譯”系列有聲書。2018年底,人文社搭建了有聲店鋪“人文讀書聲”,可為用戶提供多種閱讀體驗方式,包括線上聽書、電子書、視頻解讀等。趙晨認為,國民閱讀習慣的改變,推動了整個市場向線上化、數字化發展,“目前,聽書從內容版權、主播平臺到市場,已經形成了較為成熟的生態鏈。”

 

  另一款專注開發有聲書的鳳凰書苑App,精選了鳳凰集團旗下9家出版社各自的重磅力作,鳳凰書苑App相關負責人表示,作為一家傳統的出版機構,開展有聲書業務最大的優勢在于持有大量經典作品的版權和優質內容,而這是有聲出版業務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紙質閱讀和有聲閱讀不是競爭關系

 

  “聽書”一路受到讀者追捧,但也有業內人士對這種閱讀方式表示擔憂:“聽書”究竟是不是一種閱讀?閱讀工具的改變,是否會讓人們的閱讀能力“淺”化?習慣了聽書的人們,還愿意去購買紙質書嗎?

 

  尼古拉斯·卡爾在《淺薄》中提出:“數字信息的洪流不僅改變了我們的閱讀習慣,更會改變我們的心智極限,為了跟上時代,我們囫圇吞棗,卻失去了持續關注、深入反思、內在記憶的學習能力。”

 

  一部分閱讀愛好者對此感同身受,他們表示,相比聽書,自己還是更喜歡紙質書,最主要的原因是紙質書可以一頁一頁地翻閱,隨時回頭翻看自己喜歡的段落,反復品味一句話,并且可以劃重點、做標記。相比之下,聽書的場景極易造成走神,“讀書這種事情是需要靜心的,當你一邊干著手頭的工作,眼睛卻看著外面的世界,耳朵卻還要繼續填塞,一心多用的時候,天知道你究竟哪個感官在工作。”

 

  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高山冰副教授認為,有聲讀物有著獲取方便、資訊量大的特點,用戶在接受程度上相對輕松。但傳統紙質閱讀給讀者帶來的思考力是有聲書無法比擬的,如果現代人依賴越來越“懶”的閱讀方式,勢必會導致閱讀與思考能力下降。“聽書受干擾因素多,容易稀釋信息,從而不利于深度閱讀與知識體系建立,知識圖譜難以形成。當艱深的書籍最終變成了易于消化的流食,久而久之,讀者自然也失去了‘啃硬骨頭’的興致和能力。”不過他同時表示,有聲讀物可以作為傳統圖書的延伸和補充,增加人們閱讀的選擇。

 

  “一部分聽書人群,當他們對某部作品、某位作家、某個領域產生了興趣,大概率會去買紙質書進行深度閱讀。而出版社推出有聲版圖書,是為了給讀者提供更多閱讀享受,最終促進紙質書銷售。”趙晨認為,面對傳統出版行業在數字化時代遇到的瓶頸,有聲書等數字出版方式是目前值得耕耘的沃土,“紙質閱讀和有聲閱讀不是競爭關系,而是相互促進,當一部作品同時擁有紙質和聲音版本時,影響力和價值也會因出版維度的疊加而有所增加。”

 

  事實上,多家出版社的工作人員均表示,有聲書制作成本遠高于電子書和紙質書,包括版權成本、錄制成本(錄音費用及演播酬勞)、后期制作成本和運營成本。但即便如此,趙晨對有聲書市場的發展前景依舊充滿信心,“這是出版數字化融合、文學作品增值必須要走的道路,未來我們將把好內容關口,把更適合語言和聲音表達、更容易理解的作品提供出來,讓有聲讀物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王慧 付娜娜)

瀏覽: 責編:邢亞偉 編審:史帥 終審:汪中東